Tag: 雨燕体育无插件高清直播857

“宜居之都”引来万鸟翔集

3月12日正午,北京野鸭湖湿地自然保护区内,三只悠然戏水、翩翩起舞的丹顶鹤进入北京市延庆区自然保护地管理处科研工作者刘均平的镜头,其中一只成年鹤所带的“L283”环志编号被鸟类AI智能识别系统查询出来时,刘均平兴奋地说:“三个老朋友又来了!”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新物种现身北京:以往无记录的震旦鸦雀在房山、大兴、丰台等地频频出现,消失近80年的栗斑腹鹀重回密云,鸳鸯、褐马鸡、大天鹅、北京雨燕等物种分布区域不断扩大,轮叶贝母、铁木、百花山葡萄等珍稀植物有可能返回野外实现种群复壮它们为京华大地带来勃勃生机,更是对北京生态环境改善的充分肯定。

说起刘均平和这三只丹顶鹤的缘分,要追溯到两年前。刘均平记得清清楚楚,2021年12月4日,延庆区自然保护地管理处巡护队员在野鸭湖自然保护区例行巡护时,发现两只疑似灰鹤的鸟,巡护人员立即上报自然保护地管理处科研监测科,刘均平和同事赶赴现场后确认,这两只鸟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丹顶鹤。

经初步确认,两只丹顶鹤一雄一雌,是2017年以后出生的鹤鸟,应该是来自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扎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其中一只有环志标记,是扎龙野化丹顶鹤,另外一只为野生丹顶鹤。丹顶鹤通常雌雄相随,据推测,扎龙野化丹顶鹤是追随另外一只野生鹤一起迁徙到野鸭湖的。这是延庆区首次发现丹顶鹤。正巧在它们到来的前一天,《延庆区陆生野生脊椎动物名录(2021版)》正式发布,它们的光临为《名录》再添一个新物种。

让刘均平惊喜的是,一年后,2022年12月29日,这对丹顶鹤南迁时再次来到野鸭湖保护区停留栖息,这次它们还带来了自己的宝宝,“神仙眷侣”变身“三口之家”。刘均平笑着回忆,“4个月前它们的宝宝还是一只黄褐色毛羽没有全部褪去的小鹤,如今再见,小鹤已经长大,体型和父母差不多了。”

丹顶鹤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作为濒危物种,需要洁净而开阔的湿地环境作为栖息地,是对湿地环境变化最为敏感的指示生物。

据了解,除了丹顶鹤,今年还有8只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大鸨也组团“打卡”野鸭湖湿地自然保护区,数量为野鸭湖自首次监测到大鸨以来历年之最;工作人员还观测到极度濒危珍稀鸟类青头潜鸭在野鸭湖中追逐觅食的温馨画面。此外,5只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白鹤及1只东方白鹳近期也到访密云,在密云水库北岸落脚歇息野生动植物栖息地不断拓展优化,是北京获得野生动植物青睐的重要原因,也是北京精心准备的一份“礼物”。

刘均平七年高校期间专攻森林生态学和湿地生态学,2013年毕业后一直在北京延庆野鸭湖湿地自然保护区工作。工作十年,他参与并见证了野鸭湖地区从荒地到“动物乐园”“候鸟食堂”的巨大转变。

刘均平回忆,湿地修复前,野鸭湖地区周边种植苜蓿草,植物单一,湿地旱化形成大片荒地。随着从河取水,改造地形,水系连通,浅水区、深水区、生境岛等满足不同种动植物需求的湿地生态环境逐渐形成。

之后生态环境修复更加细化。为了保护候鸟安全越冬,完善食物链结构,维护区域生态平衡,野鸭湖湿地自然保护区2020年创新性地在鸟类集中停留觅食区建立鸟类食源地鸟粮田。刘均平介绍,他们在野鸭湖湿地内试验种植玉米、大豆等农作物,专供鸟类、兽类动物取食,“只问耕耘,不问收获”。同时,减少人工干预,最大程度保留农田的自然状态。如今,鸟粮田规模从最初的约310亩扩大到516亩,种植食源植物包括玉米、高粱、黄豆、谷子、向日葵、油葵六种,呈多块分布在湖区周围。

监测发现,2020年以来,每年冬季来野鸭湖越冬的鸟类数量和种类明显增加,越冬迁徙高峰期单日监测各种鸟类数量更是达上万只,充足的食物为野生鸟类越冬提供了有效的保障。往年食源地监测到灰鹤、豆雁最多,今年还吸引了附近水域的大批绿头鸭前来觅食。

站在野鸭湖观测台上看着远处的水面,刘均平一口气数出苍鹭、草鹭、斑嘴鸭等近十种正在此歇脚觅食的“老朋友”。刘均平曾在这里观测到一只豹猫在水面追逐捕食黑颈鸊鷉却因游泳能力不济落败的滑稽场景,那一幕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这里能够明显感受到生物界的自然法则,从侧面来看,这也是生物多样性高的一个体现。”

说起和北京最有渊源的鸟类,就不得不提“北京雨燕”,它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以“北京”命名的野生候鸟,1870年首次在北京采集到这一亚种并为其命名。

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福娃“妮妮”原型,到2022年北京中轴线申遗的首个数字形象,“北京雨燕”可谓是历史北京、文化北京、生态北京的代表之一。然而,北京雨燕的生存也曾一度面临危险。

2000年夏天,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高武沿着故宫外围筒子河调研观测,发现雨燕从原先的将近400只下降到了80只。调查表明,数量下降的主因是栖息地消失。

为了保护雨燕,2017年起,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北京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北京市宣武青少年科技馆对北京城区20多个有雨燕分布的地点展开调查,以便摸清巢址、数量等信息。“数字是志愿者们用拍照的方式一只只数出来的。”北京市园林绿化局野生动植物和湿地保护处副处长纪建伟介绍,“通过这个数据,我们可以推测出,北京城区雨燕的总规模达到1万多只。”

为了让更多的人参与到雨燕保护中来,相关部门设计了保护雨燕的校园课程和讲座,带领学生科学观测雨燕,还专门对准雨燕巢穴开展5G慢直播。这些新鲜好玩的现代化手段,让北京雨燕迅速“圈粉”,为雨燕保护和城市生态保护开辟了新途径。

近年来,北京生态环境好转,雨燕的食物各种昆虫重新丰富起来,北京雨燕的数量不断增加,分布范围不断扩大,密云、昌平、大兴等郊区也发现了它们的身影。这与社会各界的努力以及市民保护意识的提升分不开。

《2021年北京市生态环境状况公报》显示,2020-2021年北京实地记录各类物种6283种。2020年北京市启动生物多样性调查,已累计发现87种北京新记录种,其中中国新记录种18种。北京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大都市之一。(王悦)